Minzhao Wu

@mw

Want a story? A International Student in U.S. from China.

@wuminzhao Guestbook

Transferable

小时候有一次,我咳嗽得厉害,厉害得我现在还印象深刻。我爸见我咳嗽得厉害,跟我说,真的宁愿咳嗽得这么辛苦的是我。当时,我是听进去了。但是,这种事情就是不可能的嘛。咳嗽怎么可以转移呢?生理痛苦也不可以;心理上的痛苦最多只能复制,不可以转移。为什么爸爸还这么说,我相信,他是绝对愿意替我咳嗽的。这么说来,我对那次咳嗽印象深刻的原因,并不是到底咳嗽得多辛苦,而是我爸的那句话啊。

因为爱,我爸是愿意把我的痛苦转移到他身上的。而且这是不求回报的。

当我也开始学习怎么爱人之后,偶尔也会想起这种爱人的方式,比如说这几天来纽约。

确实有点累,陌生的大城市,挺多不容易的。这次来我就干两件事,去两家公司(面试和拜访请教),还有看公寓。女朋友跟我说了很多次,说我辛苦了,并表示心疼。有人心疼的感觉真的好。但我想说的是,如果真的算的上是辛苦的话,那也是值得的。因为我先来看一看,多多少少也省去了她的舟车劳顿,各种奔波,对陌生城市的迷茫。下次一起来,起码能有踩过一些小坑的我,能让她避免一些小麻烦。这就是我能想到的转移到我身上的“小痛苦”了。

她说,幸好是我,换别人的话,找房子这种这么烦的事,“如果跟不是那么那么合得来的人一起,真的受不了”。希望我有能力,也有可能做更多这种,把我爱的人身上的麻烦转移走的事情。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Minzhao Wu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Minzhao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