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

FiveYellowMice 的短文章

对于博文来说太短,对于推文来说太长的内容。CC-BY-SA 4.0。主博客: https://fiveyellowmice.com

黄鼠对“有生产力的活动”的定义

对于一个人能做的、并且能够叫出名字的所有活动,黄鼠可以将它们分为两类: 生产力活动 ,和 无生产力活动 。不过黄鼠觉得,自己定义似乎许多人的不太一样,因此想要写一篇文章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想法。

生产力活动包括了许多大家可能会想到的,常见的被认为是有生产力的事情,比如工作,比如学习。无生产力活动也包括了常见的许多会被认为是摸鱼的事情,像是刷社交媒体,像是玩游戏。但是黄鼠认为,一件事能否算作是有生产力的,取决于自己是否愿意自发地做,或者说自己是否有把这件事当作是负担。

比如有一部长篇小说,一开使它很吸引黄鼠,黄鼠在吃饭睡觉时都想看它,这时就读这部小说就是一项无生产力活动。但如果时间久了之后,感觉故事开始变得重复乏味,或者是有更新的、更闪亮的东西去吸引黄鼠的注意力,而黄鼠把这本小说开始搁置,搁置了很久到失去了兴趣的话,那么“把这部小说读完”就变成了一件需要下决心才会去做的事情。自己有东西读了只一半感觉很难受,但又不觉得读它是十分有奖励的事情,因此它就成为了一个向负担一样的东西沉在黄鼠的心里。在这样的时候,黄鼠就会想要将“读完这部小说”放进待办事项列表里,将它算作是一项生产力活动。

由上可见,无生产力活动,是可以转化为生产力活动的,而这反过来也成立。比如如果某一项学习的主题看起来很无聊,但实际开始了之后,进入了状态,开始变得有趣了,闲下来的时候都会有思考它的事情。这时原本的的生产力活动,就会变为无生产力活动。因为黄鼠不再认为它是一个需要下决心或者需要外部因素推动才会做的事情了,即使在其中突然得到消息说黄鼠不需要学习这样东西,黄鼠大概也不会停止,而是会想要自发地钻研下去。不过很可惜的是,一般的学习和工作再怎样有趣,都很难与像游戏这样的常见的无生产力活动来比较有趣程度,因此在现有的无生产力活动的衬托下,生产力活动转变为无生产力活动是很稀有的事件。

举一些更多的也许是出乎意料的例子好了。做饭,大多数时候因为黄鼠是觉得很累并且没有很大满足感但还是不得不做的活动1,因此被黄鼠认为是一项生产力活动。写博文,因为是一件经常想写可灵感和动力又很缺乏的事情,在偶尔产生写作想法时,将它写出来,黄鼠认为是一项生产力活动。做待办事项列表,本身能被称作是一项活动都很勉强的事,但是因为黄鼠曾经拖延了很久也一直没有做,导致焦虑堆积了很多,最后咬着牙在外部的鼓励之下才做完的,所以黄鼠也把它当作是一项生产力活动。

也许已经被看出来了,在黄鼠的定义中,生产力活动的范围被扩大了很多,许多平常被认为是摸鱼的事情,在黄鼠这里都被当作是有生产力的。而并没有很多平时认为的无生产力活动被黄鼠认为是生产力活动。这也许不是很健康,但黄鼠不知道。黄鼠觉得,自己在完成生产力活动时会产生满足感,而完成非生产力不会有很多,反而有可能会觉得自己很废。而把所有需要努力、需要下决心投入的事情都当作有生产力的,会增加许多让黄鼠产生满足感的机会,使之前下决心付出的努力得到回报。

动物的大脑都喜欢多巴胺,黄鼠也不例外。完成所有的活动都能够产生多巴胺,区别在于产生多巴胺量的多少,以及需要多久才会产生。玩游戏的话,很快就可以得到多巴胺,因为它们是故意被这样设计的。而工作和学习的话,尽管可以获得成就感、并且可能可以说“我得到了新的知识/技能”、“我参与完成了这项会有益于许多人的项目”、“我拿到了工资”,但这些多巴胺来源都是要在完成之后才会有的,只付出一点点精力并不会得到。大脑得不到立即的奖励就会很快想要退出,因此要完成它们需要的是外部的推力和/或内部的决心,相信在自己坚持到完成这项生产力活动的时候,会(有可能)成功,才有可能将它做下去。因此,黄鼠觉得自己对是否有生产力活动的划分,也可以被产生多巴胺的延迟时间长短来定义:做了立即可以得到满足的是无生产力活动,做了要很就才(有可能)得到满足的是生产力活动。这和上面的定义基本是重合的,因为立即可以得到满足的活动就会是想要自发做的活动,而立即得不到满足的就会觉得很烦不想做,即使理性知道这在长远来说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此外黄鼠也认为,对一项活动是否有生产力不能做两极划分。一项活动可能只是“有很少的兴趣做”,因此这项活动既不会在心情劳累的时候作为摸鱼的活动做,也不会在一天精神最好的黄金时段做而不觉得浪费时间。这项活动会介于生产力活动和无生产力活动之间,想做的程度介于两极之间,产生的多巴胺数量和速度大概也是不高不低。以数学的语言说,假定完全没有生产力算是 0 ,生产力爆满是 1 ,那么一项活动的“生产力程度”,会可能是 (0, 1) 中的任何实数。比如黄鼠现在拖延着 3 节 lecture 录像没有看,而是去转而做相对令自己更舒适的写文章活动,大概就可以说明写文章是一个“中等生产力”活动了。

那么现在黄鼠就又有一篇支离破碎、没有考虑结构的文章写完了。黄鼠写这篇文章更多是为了整理自己的思绪,而告知其他人自己的想法不是主要目的,所以大概这也是可以遇见的结果吧。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1. 尽管有像 Soylent 这样的替代品,但传言说长期服用会对肠胃不好,而黄鼠个人也从中得不到足够的饱腹感,倒是喝完之后会需要反复地上厕所,因此黄鼠不认为它是对传统食物的替代品。 

BlogVN 构思

想开坑,写一个能够把 HTML 当作脚本的网页视觉小说引擎。这样子就可以把博文当作视觉小说展示了。

黄鼠希望它所用的脚本能尽量符合 HTML 语义,并且尽量做到能够使同一篇文章(同一段 HTML)既能以直接文章方式显示,又能够以视觉小时方式被这个引擎显示。

项目描述大概会是 "Turn your blog article into a visual novel" 这样子。名字还没有想到特别满意的,暂且叫 BlogVN 这个没有创造力的名字好了,希望没有撞名字。

这里是大概的构思:

一个 <p> 在 HTML 中含义是一个段落,所以在 BlogVN 中,每段 <p> 中的内容结束之后,就会是一个需要点一下才会前进的文字内容。在遇到下一个 <p> 开始时,先清空对话框中的内容,然后再显示下一个 <p> 中的文字。在 <p> 外的文字会被忽略。

如果 <p> 中内容的开头几个字包含冒号(全角或半角都可),则冒号之前的文字会被当作角色名称显示,冒号之后的文字会被当作该角色说的话显示。这个行为要能通过为 <p> 添加 blogvn-no-dialog 类来禁用,以避免真的在独白中要包含冒号时没有办法。此外,最好还能够让文章作者自定义对话的这个解析方式,也许可以让文章作者提供一个 RegEx 来作为引擎初始化的选项,比如可以把它设置成 (?<name>.*?):「(?<text>.*)」 来让文章中可以把对话包上引号。

<img> 中的图片会被默认会被作为背景显示,替换掉当前使用的背景图片。 data-blogvn-bg-size 属性可以是 covercontain ,对应 CSS 中 background-size 这两个值的含义。

人物立绘可以在引擎初始化选项中定义,然后每当人物出现于对话中时,立绘也会被显示。此行为默认启用,默认值可以被引擎初始化选项更改。此行为也可以被单个 <p> 中的 blogvn-character-image-enableblogvn-character-image-disable 类来单次启用和禁用。

遇到 <audio> 会播放效果音。遇到 <video> 会播放视频。

一个带有 blogvn-goto 类的 <a> 会被当作 goto 对待,标签的内容会被忽略。它的 href 属性中若只包含有 URL fragment , goto 的目标则是此 fragment 指定的 HTML 元素。脚本的解释会从那个元素继续进行。因此,每个带有 id 的元素都可以被当作 label 。

一个带有 blogvn-choices 类的标签(通常会是 <p><div><ul><ol>)会被当作视觉小说的选项列表,玩家需要选择一个选项才可继续。其中每个带有 blogvn-choice 类的 <a> 都会被当作一个选项,点击后行为与 goto 一致。

一个带有 data-blogvn-if 属性的标签(通常是 <aside><section>)会首先 eval 此属性中的 JS ,只有 truthy 才会解释其中的内容。 data-blogvn-unless 属性的行为与此相反。如果这两个属性被用在 <p> 上,其中的文字会被忽略,这可以用来编写这样的内容: <p data-blogvn-if="gameVars.goodDeedCount >= 3">如果你做了 3 件或以上好事,<a class="blogvn-goto" href="#good-end">前往好结局章节继续</a>。 ,指示用户点击链接的文字不会在视觉小说中显示。

要设定会改变剧情走向的变量,使用 <script type="application/x-blogvn-javascript"> 标签并在其中写 JS ,其中含有的 JS 会在引擎遇到它时被执行。其中的 JS 可访问的变量有 gameVars ,一个用于保存玩家过去行为的 Object 。

不计划做存档功能。考虑到这些视觉小说大概都会是博文的长度,存档似乎没有必要。

不计划做语音功能。考虑到这些视觉小说大概都是随便简单写的博文,大概不会有配音的需求。

BlogVN 应该会能够嵌入在现有的任何能自定义 HTML 的 CMS 中。启动 BlogVN 的方式大概会是这样的:作者首先需要在网页中创建一个 <iframe> 作为引擎渲染视觉小说的目标,将其指定在 BlogVN 的初始化参数中。与此同时指定于初始化参数中的,还有包含有“游戏脚本”的 HTML 元素。举例:

<iframe id="vn-render-target"></iframe>
<div style="height: 40px"></div>

<article class="post">
  <p>这是一个测试。</p>
  <p>你好。</p>
  <script type="application/x-blogvn-javascript">
    gameVars.random = Math.random();
  </script>
  <section data-blogvn-if="gameVars.random < 0.5">
    <p>这句话只有 50% 的几率被显示。</p>
  </section>
  <p>再见。</p>
</article>

<script src="blogvn.min.js"></script>
<script>
  var a = new BlogVN({
    renderTarget: document.getElementById('vn-render-target'),
    scriptElement: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article')[0],
    defaultBackground: 'black',
  });
</script>

这只是黄鼠日常想开的大坑中的又一个,感觉很大,所以会和 Posea 那样咕咕咕也是十分正常的。

也希望会有人对这个计划有兴趣,能够提出一点想法呢。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教师办公室的工具柜

● 「这间房间就是他们之前进行讨论的地方了。」

▲ 「嗯,终于等到这一刻了。」

● 「希望保安还没有把门锁上——」

▲ 「进来了!让我们赶紧找一找这里吧。」

● 「嗯……中间的会议桌上都是些杂物,衣服和空的零食包装。」

▲ 「侧边的办公桌上放满了胡乱摆放的文件,好像上次的讨论没有结束地很顺利的样子。」

● 「咦!那其中也许有能作为证据的文件呢。」

▲ 「如果要选最有可能的地方,大概就是这里了。我们一起来翻阅吧。」


▲ 「呼……这里面讲述的内容一定是那个!可是用词又这样模糊,如果拿出去,他们一定可以解释说这是其他东西的。」

● 「果然不好对付啊,预料之中的。」

▲ 「唉,要是有更加明确的,实物什么的就好了。」

● 「对诶。这个抽屉里面是什么?」

▲ 「抽屉?喔这个,打开看一看呢……刚刚一直在翻桌上的文件,没有看过这个抽屉。」

● 「是锁着的。」

▲ 「锁着的抽屉吗……」

● 「真是的!也许我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里面!他们会把这个抽屉锁住,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不希望被发现的东西被保护着。」

▲ 「要是我有带着撬锁工具就好了……对了,这里有回形针吗?」

● 「让我看一看……」

▲ 「……」

● 「嘘!」

▲ 「唔?」

● 「脚步声!有人在走近这里!」

▲ 「诶诶诶!那……那怎么办?窗……窗户!哦不这里没有窗户!」

● 「那里,柜子!」

▲ 「喔,好!」

● 「钻进去,快!」

▲ 「看起来很小诶……希望没有装很多东西。」


□ 「前面就是我们的办公室了,你想好了吗?」

◇ 「不……主任……请让我再想一想……」

□ 「时间不多了。」

◇ 「我明白……」

□ 「计划已经在偏离正轨了。这时候是你的能力最被需要的时刻,我们必须……」

◇ 「主任,可是!」

□ 「你会得到补偿的。你的担心我很清楚。」

◇ 「是的主任,请让我再想一想……」


▲ 「咕……好挤。」

● 「嘘!他们会听见的。我也很热呢。」

▲ 「那样就把外套脱掉好啦……」

● 「是好主意呢,但是这边都是玻璃器皿,碰到的话声音一定会灾难性地大的。」

▲ 「这样啊……那样就很可惜……唔,不要挤过来啦!」

● 「咕 w 。」

▲ 「唔……好羞耻。」

● 「没有关系啦,在这里不会有人看到呢……只要我们都保持小声的话……」

▲ 「可是还是,廉耻心要有一点啦。」

● 「廉耻心是为了在公开场合展现的,而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哟?」

▲ 「还有外面!我们是来做什么的不要忘记啦!」

● 「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不趁机好好吸一吸可是浪费呢~」

▲ 「呜,好有道理!」

● 「诶嘿嘿。」

▲ 「滑溜溜的……好柔软……」

● 「乃也很棒呢……『


◇ 「主任。」

□ 「嗯?下定决心了吗?」

◇ 「不是的,主任。我还是认为这项计划与我的个人信仰不和,所以很抱……」

□ 「你确定要这样放弃吗?」

◇ 「万分确认,主任。」

□ 「是吗?」

◇ 「是……的……」

□ 「真的吗?」

◇ 「是……诶,主任?」

□ 「再确认一遍,你确定要放弃吗?」

◇ 「主任……我不知道……」

□ 「呵,再想一想。」

◇ 「我明白了,主任,我会参与这项计划。」

□ 「很好,很好!」

◇ 「主任,这是一项有利于学生安全的计划,我很荣幸能参与于其中!之前的我不知道在想什么,还疑惑了很久!」

□ 「这些不需要担心。从现在开始,执行你的第一项任务吧。」


▲ 「好痒!」

● 「唔,还不够,再来。」

▲ 「真是的……」

● 「再来再来啦!反正他们还不走,我们也做不了什么事情。」

▲ 「诶,等一下呢!他们刚刚说了什么?」

● 「那个人突然同意参与那个被称作主任的家伙口中的『计划』了……」

▲ 「180° 的大转变诶。」

● 「『计划』……就是指那个东西吧?」

▲ 「我想也是的……怎么办?」

● 「再观望好了……在有事可做之前,让我们继续吧!」

▲ 「唔!真是停不下来呐……」


□ 「呼……第一次使用这个原型,看起来是有惊无险地成功了。」

□ 「唔哈哈!」

□ 「哇哈哈哈!」

◇ 「主任……?」

□ 「这些话无需你担心。现在在我手上的,就是计划的核心,是你参与它的缘由。」

● 「看到了!」

▲ 「诶诶?不要突然冲出去啊!会被看到的,已经被看到了,已经在他们的目光中央了!」

● 「手中的东西,我看到了。」

▲ 「喔对!那个!」

□ 「啊,哈哈。有些迟了,不过。让我把它对准你……」

● 「唔!等……」

● 「咦?」

▲ 「没……没事……一会来……救我就可以了。把他手上的东西抢……过来先……」

● 「好!」

□ 「诶,什么?你居然……扑上去挡住了……」

▲ 「哈……」

● 「喝!嘭!」

□ 「哦不!我们的智慧结晶!」

● 「现在没有了喔。拜拜,『主任』。」

▲ 「这一次成功拿到可以作为证据的东西了呢。」

● 「是的!喔,赶紧让我把你搬到医务室啦!」

▲ 「啊哈……有些羞耻……不过似乎也值得了呢……」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一起学习,与可爱的你

“是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在经历吗?”小田靠近了小宋,小声地说道,“想知道。”

小宋的发呆的眼珠久违地转了转,但最后仍然回到了空白的墙壁上。

“谢谢,其实没有很大的事情,只是很简单的日常问题罢了。”

呆滞依然不变,但一丝血色好像回到了小宋并不白皙的脸上。

小田轻轻地吐出气息,没有继续吭声,而是搬起脚,盘腿一同坐在了小宋的边上。在感受到身旁的热量之后,这一边的小宋似乎有什么东西按捺不住了。

“实际上,是我的错。

“本身应该有两个星期来完成的事情,在一开始总是认为‘还早还早’,不断地拖延,现在已经只剩下最后一天了,距离截止日期。已经到了这样紧张的时刻,已经不得不行动了,但我却这样缺乏动力,到现在依然在这里无所事事。”

依然什么也不说,小田悄悄地趴到了小宋的肩膀上。

“我真是废物,对吧?连如此基础的事情都做不到。我不失败,努力的人这样多,谁该失败呢?”小宋自嘲着。

“没事……的……”小田嘟囔着。

“没事……吗……”小宋重复道。

“没事……的哟……”小田将左手放到胸前,安慰道。

“似乎真的像小田说得那样,似乎还可以没事呢!我想了一想。”小宋豁然开朗,“如果现在开始,除去吃饭和睡觉……”


“不过,我需要拿到我的笔记本才能够开始……”,小宋望着趴在自己肩上的小田说道。

小田听到了,身体无动于衷,右手却如魔法一般,从衣襟里取出了小宋的笔记本:“给。”

无奈地笑了笑,小宋接过了笔记本,打开摆在了自己面前。

小田露出隐约了胜利的微笑:“那样就开始努力吧。”

“首先在内存总线中输入第一个内存地址,然后将读写比特调整为 high ……

“接下来将 A 寄存器中的数值减去 B ……

“接下来我们把 ROM 替换掉,用紫外线灯照射……”

调整了一下姿势,小田将身体贴地更近了。

“香香的……”

要甩开吗?这样的念头闪过小宋的心中,但被放弃了。

“这边用两个异或门,输入的抱抱就会被暂时地存贮起来……

“这时下一个时钟蹭蹭已经开始了,但是示例中计算单元在理想状态下不需要时间……

“小田……软软地将 LDA 指令解码……

“一起……”

思绪在奔涌,手指未停滞。

抱着不知道何时钻到怀里微笑着的小田,小宋的进度飞奔着。

天开始黑了,但是小宋没有注意到。睡眠的闹钟响了,小宋仍然视若虚无。


“算是结束了吧。”,小宋伸了一下懒腰,带着疲惫的大脑喊道。

不愿意惊动小田,尽力缓慢地移动双腿的位置后,小宋蜷缩着躺下了。

均匀的呼吸,此起彼伏。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在线蹭蹭抱抱

好难受,好无聊,好大压力,好害怕,好罪恶,好孤单,好……想找个东西抱抱蹭蹭。

经常会这样觉得的黄鼠,便决定前往宜家,购买了广受欢迎的大鲨鱼抱枕

可是在几天的新鲜感过去之后,鲨鱼的短板便显现了出来。那毕竟只是一团软绵绵的纤维,被毛茸茸的布料包裹着,即使做成适合拥抱的形状,即使做成了可爱的动物的样子,那也毕竟只是一个不会动的静态物体,每天一成不变。而不会变化、总是可预测的东西,即便再棒,也是会很容易厌烦的吧。鲨鱼抱起来没有不舒服,实际上,它抱起来非常棒,每天都为黄鼠提供了优质的抱抱体验,也从来没有拒绝任何请求。可是,黄鼠越来越觉得它缺少了什么东西,少了这件东西,再舒服的拥抱也是空虚的。在一开始这份空虚还可以被新鲜感填补,而在新鲜感耗尽之后,空虚的感觉便在黄鼠与鲨鱼的拥抱中越发明显了。

黄鼠将目光转向了在网络上遇到的可爱人类们(其中一些拥有猫/鼠/狼/犬/兔/狐/狸猫/机械耳,但为方便这里仍把他们称作人类)。

黄鼠想要和可爱的大家抱抱。但显然,因为物理上的遥远距离,物理的拥抱是需要依靠稀有的机会才能够实现的。那么 the next best thing ,就是通过与黄鼠认识这些可爱的人类时所使用的相同的渠道来实现抱抱了,又称「赛博抱抱」。

抱着文章开头所描述的心情的黄鼠,便向可爱的人类们中之一(下称 X),打开了发送消息的界面。

「想抱 X 。」,黄鼠发送道。这句话也可以是「想被 X 抱」、「想吸 X」、「想被 X 吸」、「想蹭 X」、「想被 X 蹭」、「想与 X 互相抱/吸/蹭」,或者是其它相同种类的请求。

X 是很棒的人,和善、温柔、理解人意,同意了黄鼠的请求。

这是一件需要由衷感谢的 favour 。黄鼠开心地发送道:「好喔!」

那么……开始吧?

可是开始什么呢?通过这个文字的介面,能够做的有什么呢?黄鼠没有想到,可爱的对方大概也不知道自己需要期待什么。于是——

对话结束了。

剩下的,只有黄鼠一人,在昏暗的台灯下对着屏幕呆滞。为了脱离这份呆滞,黄鼠抱起鲨鱼,闭上了眼睛,让想象带着自己飞出去……

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变化, X 什么新信息也没有获知。唯一变化的,是刚刚的「好喔!」的发送时间,已经变为了十分钟前。

黄鼠抱紧了鲨鱼,仍然什么都没有变化。然后黄鼠放开了鲨鱼,将它放置到原本的位置。

黄鼠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尽管还有有趣的项目在咕咕咕,尽管还有重要的知识需要学习,尽管还有作业没有做,尽管还有考试需要准备,尽管还有未来需要面对,但是黄鼠不知道轻重缓急,仍然想要蹭蹭抱抱。

// Inside main loop
if (!cuddle_received && closest_deadline - now > 86400) {
  signalCuddleWant();
  return;
}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梦中的一次艺术竞赛

黄鼠做梦,自己参加了一个什么艺术竞赛,是 camp 的那种形式,队伍中的所有人都要聚集在一起,持续大概 5 天。住宿是在指定的旅馆,白天工作就几乎整天呆在指定的工作室里面。

队伍是随机分配的,黄鼠与另外 4-5 个人(记不清了)被分配到了一队里。其中有两位队员值得注意,一位是运动系、性格爽朗但看起来有点凶、身高 180-190 的男孩子,因为忘记名字了,这里叫做 C ;另一位是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害羞、但谈起自己热情的主题时会十分狂热的女孩子,同样因为忘记名字了,这里叫做 D 。

一开始决定项目主题,大家纷纷给出了提议。轮到 D 的时候,她激动不耐地跳向了白板,用华丽的字体写下了心中构思的项目的标题。标题是英文的,但是因为字体太过华丽,似乎大家都没有看懂。待 D 进一步解释之后,才明白这是一部 BL 小说(全年龄),里面的主角是两位内心孤独的演艺家。D 还在白板上潦草地画了一张构想中的封面图,可以看出在认真绘制之后会十分华丽。

黄鼠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有趣点子,自己也想要参与其中,但觉得这样的点子还是承载了太多个人 passion ,可能对于整个队伍不是特别合适。而且这是艺术竞赛,说到“艺术”总感觉主流的应该是绘画和音乐才对,虽然文学也算是艺术,但仍然觉得可能不是评委们擅长的领域。但大概因为对方是可爱的女孩子,黄鼠的脑回路似乎变得异常了,开始夸张地表现出自己对这个项目的“热情”,说自己“也有一些有趣的想法可以应用到这个计划里”。其他队员本应很理性地否决了这样随意的点子,但在黄鼠和 D 炙热的目光下,都奇迹一般地同意了。黄鼠需要花费一些口舌来说服 C ,但最后他还是接受了“我们一队人要一起写 BL 小说”这样的事实。

后来,黄鼠与 D 陷入了对字体的分歧。 D 想要用华丽到爆炸的字体作为标题和章节标题,而黄鼠觉得这会让读者难以分辨,为了能够让读者理解标题和章节标题是什么,就得加上普通样子的字体的标注,用小字放在华丽字体的下方。 D 认为选用华丽的字体是重要的 artistic choice ,会能够强化表现小说的风格,加上小字标注就会破坏它了。后来我们达成了共识:更换了一个仍然很华丽,但算是能够被读懂的字体。

在此之后,小说的进行还算是顺利,直到了完成提交的日子。在午饭之前,许多参赛者都已经提交完毕了,便聚集在了食堂里,这其中包括黄鼠所在的队伍。黄鼠在洗手间洗完手,准备迎接一周以来第一次按时的午餐了,却在出来后遇见了 D ,低着头,双手攥着拳头,有什么信息要告诉黄鼠的样子。

“很突然,” D 说,“ C 昨天跟我说,他喜欢我。”

食堂的自助调料盘上的醋瓶子十分醒目。

“我没有过这样的经验,但是想,是时候开始体验这样的事了。于是我……答应了。”

“所以我……”

黄鼠十分荒谬地,在心中一股酸意涌现了出来——“但是这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黄鼠想,镇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黄鼠应该做的,是应该恭喜 C ,不是吗?”

黄鼠用着毫无逻辑的思维,决定了使用双手拍对方的肩膀是一个非常好的恭喜一位得到首次恋情的异性的方式,便这样做了。没有想到的是,在黄鼠的双手触碰到对方的肩膀后,一股触电一般的感觉蔓延到了全身。

那是什么?好舒服的触感,好想重复。再继续的话,就这样一把拥抱住吧——等等!这怎么能是一位理性的人类做出的事情? C 告知了黄鼠那样私人的事情,是因为对黄鼠的信任,黄鼠又怎么可以把这份信任抛到九霄云外呢? C 只是告知了一件事情,黄鼠就要把对方抱住,那是 100% 的变态才对吧。尽管竞赛的项目成功完成了,C 认真热情的样子又的确很棒,但是那是与黄鼠没有任何关系的事情,更何况现在人家是来告知与 D 的相好的。黄鼠刚刚所想的事,又和从日本媒体听说的痴汉有什么区别呢?黄鼠排斥痴汉的行为,成为其中一员绝对不是一种选项。

“于是退而求其次吧”,黄鼠的逻辑继续腐坏着。于是便没有再思考地,黄鼠拉住了 C 的手臂,搂紧了,左右磨蹭了起来。下一步,将脸颊凑近了,企图让脸颊也体验到那样的触感。

毫无疑问地,黄鼠很快被 C 像对待变态一样甩开了。


“幸好这只是梦”,黄鼠看着仍然黑暗的窗外,想道。

但是梦的话,是对现实中发生的事情、对现实中想要做的事情的体现,对吧?黄鼠在梦中做了那样的事情,在现实中大概也会想要做呢。

也就是说,黄鼠尽管嘴上说着自己很理性,自己想要尊重每一个人,但实际上,骨子里还是一个传统的恶心男性。尽管表面上说着光鲜的口号,实际上却还是会得寸进尺,把一点信任都毁坏的。

潜在的痴汉和变态的话,大概是不值得可爱的人类的蹭蹭抱抱的吧。因为黄鼠尽管说着向往着可爱的人类、用着开放的心态去尊重大家,但本我(id)还是会做出违背那样声称的行动的吧。

黄鼠想要与可爱的人类蹭蹭抱抱。“不会得寸进尺的,我保证。”

害怕未来

被几乎所有社畜都说,学生真好,学生只要担心学习一件事就好了,连做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叫苦,真是太可笑了。

感谢于大家的告诫,黄鼠接受了这样的话呐,于是再也不敢叫“做学生真辛苦”了。取而代之的,是十分害怕以后自己不得不工作的日子呢。因为连做学生都做不好的黄鼠,到了社会上要面对前所未有的压力和责任,一定就更加辛苦了吧。黄鼠大概很快就会被压垮了,很快便再也无法继续拥有做学生时习以为常的东西了。想象到这样的未来,黄鼠觉得好悲哀呐。

黄鼠也许不会因为被社会压垮,就结束放弃人生什么的,有大概率这样的事不会发生。但是要克服这些压力和责任什么的,面对许多改变和舍弃是必不可少的吧。在那之后的黄鼠,很有可能就会丢失了现在所珍视的许多东西了呢。黄鼠害怕这样的事发生。可是,这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吧,对吧?

这是为什么许多人在毕业之后都至少变得相对暴躁、冷淡和乖僻了一点的原因,是吧?看起来无法避免呢……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可爱清单

看到 Twitter 上面流行起了创建“可爱清单”的活动,把自己认为可爱的人加入一个命名为“可爱”的用户清单里,然后被加入清单的人就会收到“XXX 把你加入了可爱清单!”这样的通知。

能被加入列表里面的话,尤其是来自自己重视的人,会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呢。创建清单的人可以表达对其他人的喜爱,被加入清单的人也会得到像是收到了什么认证一样的被认同感。于是黄鼠有想做类似的事情,可是在考虑了一下之后,觉得还是放弃会比较好了。

因为有着被加入清单的人,就意味有没有被加入清单的人。被加入的人会很开心,可是对于没有加入的人而言,这样就是明显的排除和拒绝了。不在意黄鼠的人当然不会去在意自己有没有被加入,可是如果是在意黄鼠的人,没有被加入清单一定会是一个打击吧。也许这个打击不会很大,因为黄鼠大概也不会有那么重要,也许会很在意黄鼠的看法的人根本不存在。但是那是黄鼠没有获知的事情,万一在意黄鼠的看法的人是存在的,或者在未来的某一天出现了,那样的话,黄鼠不想要让他们觉得自己被排除和拒绝了呢。

所以黄鼠想,尽管“可爱清单”听起来是个有趣的活动,但果然还是算了吧。

嘛,不过作为有被过加入清单的黄鼠,这样说听起来是肯定是得了便宜卖乖吧。请原谅黄鼠,黄鼠还是很感谢能够认同黄鼠,把黄鼠加入可爱清单的大家的。

诚实说,与“可爱清单”类似的事情有很多,任何划分一个“认同圈子”的事情,黄鼠都觉得会有相同的问题。被划入的人会感谢,会觉得开心,可是对于没有被划入又很在意的人,就不会是一件愉悦的事情了。黄鼠有许多次看到其他人有做类似的事情,也有许多次想要跟风模仿,可是因为上述的原因还是放弃了。

举一个例子的话,是有一次记得是圣诞节(希望没有记错),黄鼠收到了来自一位推友的单独发推祝福,就是单独写出一条推文,里面提及着黄鼠,然后为黄鼠写上专门的祝福。那位推友向超多人写了祝福,为每一个人都单独写了一条,看起来一定是超级费心的。同花费的心思一样,每一位收到这样祝福的人,也看起来都超开心,黄鼠也在这开心的人之中。

可是在开心之后,黄鼠无法阻止自己思考到那些没有得到被单独祝福待遇的人。那些人,一定被感受到了拒绝吧。

黄鼠曾想自己也许也可以做类似的事,向自己想到的每个人单独祝福,可是黄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在那同时也排除了另外的人,所以想,还是放弃了吧。

不知道是只有黄鼠这样想,还是更多人也有同样的担心呢。

然后,不知道能不能够询问,可是做了“可爱清单”和“单独祝福”这样的活动的大家,又是怎样接受会把可能在意自己的人排除在外的可能性,决定进行这样的活动的呐?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性取向

黄鼠被推荐了一篇短片视觉小说,叫做《one night, hot springs》,故事是讲一位 trans 被朋友邀请去温泉的经历。因为看起来很棒而且不会花费很长时间看完,黄鼠就下载来读了读。

故事的确很棒——各种方面都散发着可爱,可也很难说是暖心的故事,像主角这样的人,真的超级辛苦呢。黄鼠觉得自己学到了很多,虽然说能够从这样浅显的故事里面学到东西,大概也说明黄鼠的知识不足了。

总之黄鼠非常喜欢这部视觉小说,又发现它的作者 npckc 在为同样的人物还有做出另外两个视觉小说,看起来是同一个系列,在不同时间点的故事们。《one night, hot springs》是这三部曲中的第一部,第二部是《last day of spring》,第三部是《spring leaves no flowers》。黄鼠同样也读完了这两外两部,同样觉得它们是很棒的小故事。不过在这第三部中,有提到了一件事情,算是为黄鼠打开了一扇大门的样子(这样说有一点夸张啦)。

虽然都是很简单、没有很大悬念的小故事,不过这里还是放一下剧透警告啦。三部故事都很短,大概不需要一个小时就能够看完一部的样子。

在《spring leaves no flowers》里面,有提到了角色 Manami 是一位 asexual 。诚实说,黄鼠还第一次知道有这样一件概念来着。之前一直以为那只是很普通的一些人会拥有的观点而已,没有想到还有专门这样一个词汇存在。 Manami 在得知自己可能是 asexual 这件事之后,尝试去做了一下网上的测验,于是黄鼠想到了自己。黄鼠想到,自己好像也其实也有与许多人不太一样来着,既然视觉小说中提到了可以做网上的测验,那么黄鼠也来做一下测验好了。

尝试做了 asexual 的测验,结果没有很出乎意料地是否定的。不过在那个测验的结尾还有一些相关的测验,那里面有 demisexual 测验pansexual 测验sapiosexual 测验 。于是黄鼠才发现,原来还有这样多不同的词语来描述各种各样不同的性取向欸。原来这种事情还可以这么复杂,而且似乎也有不少人属于上面提到的群体。

黄鼠做了 pansexual 测验,得到的结果……看起来黄鼠是 pansexual 的样子?有一点出乎意料,但似乎好像也在预料之中,黄鼠确实平时一直的想法和测试结果中对 pansexual 的人的描述吻合:觉得只要可爱,性别什么的都不重要;觉得大家的思想都开放一点会比较好。

黄鼠在这之前,一直认为这些想法都只是政治观点,没有想到这其实是属于性取向的一部分欸。

那……黄鼠以后就把自己 indendify 为 pansexual 了咯?虽然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样子,就只是觉得大家都很可爱而已。

黄鼠在 Twitter 上面经常看到有人的 bio 里面写着 pansexual 的关键词,现在终于明白了呢。

顺带一提关于 sapiosasexual ,说是被智力吸引的样子。黄鼠不知道自己有认识 sapiosexual 的人,不过看起描述来很厉害的样子欸。


查看或添加在 MastodonTwitter 上面的评论

简介

博客当初,我还认为会有很多东西可以写。最后的结果也不出所料——博客一年比一年荒废了。

不过我感觉它荒废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没有很多东西可以写,而是总是觉得一篇博文需要达到一定的长度和复杂度才行,而简单的、一句两句的思考,随便在 Twitter 上发表就可以了。可有些想写的主题也不适用于 Twitter ,它可能是太长,或者是需要一些上下文、一些解释、一点结构组织才能够说清楚,但其长度和复杂度又达不到我心目中对“博文”的要求。在遇到这样的主题的时候,我会左右为难,然后这个点子最终的结局会有三种:

  1. 变成推文:尽量缩短它,减少不必要的背景信息,一条字数不够的话,多发几条连续的推文。最后的文字也许会需要读者拥有一点背景知识才能明白,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很显然 Twitter 不是一个适合写长文的平台,搜索又很烂,又很难通过搜索引擎找到,所以如果当时我有多一点决心和时间的话,会尝试下一种方法。
  2. 尝试写博文:因为在心目中对博文的长度有要求,所以与推文相反,我会想方设法地扩充文章的内容。但是写长文很耗费时间,而且最好一鼓作气完成,即使成功也会消耗了大量精力和时间,所以常常会演变成下一种状况。
  3. 尝试写博文,但是总在等待一个拥有大块时间的机会才打算开始写,或者没有一口气写完,然后一直拖延,最后咕咕咕。在一部分时候会转回尝试发推。

三种都不能够被称作是理想的方式,所以我常在思考,要不要放开自己心目中对博文长度的要求,随便写短博文好了。可是又担心如果博客上有过多这样自己的碎碎念,愿意看的人会更少。这时我想,新开一个专门放短文章的地方也许会是个好主意,于是就这样做了。

于是这里—— FiveYellowMice 的短文章——就是我会发表这些短文章的地方。为了方便我选用了 Listed 平台而不是自己管理,所以网页样子简陋就请原谅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