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爱

近日寒假,闲坐在家,无心作业,钉宫病发,补番心切。想到我从前已经补完钉宫四萌中的『灼眼的夏娜』和『龙与虎』,欣然决定继续补四萌,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早日达成患上钉宫病晚期的宏伟目标。于是我选择了『零之使魔』,因为它虽然有四季,每季却只有12集。

本以为只是个日常番,打算边写代码边慢慢补,结果我却发现完全不是这样。我竟然以一天一季的速度补完了这部番……因为,它让我想到了很多。

战争与人性

我想这大概是 零之使魔 贯穿全集的主题之一了。

从第二季开始,这个番就开始渲染一个观点,就是 反战。作者演绎了两种对立的观点,一种是为了名誉而不惜生命参与战争甚至发动战争,另一种是尽力避免战争的出现,尽力避免伤亡。

贵族们所秉持的正是前一种观点。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学校被用作战争的训练基地时,格鲁贝尔老师的情绪才会如此激烈; 当露易丝决定面对战争时,才人和她的姐姐们才会如此反对。戏剧性的是,作为一个害死了全村人的魔法师的格鲁贝尔老师,他的态度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转变,从战争的狂热分子变成一个积极的反战分子,这是为什么呢?

记得不久前,中日的钓鱼岛争端再次恶化时,我也曾在微博上发表过这样一种观点,就是无论历史上谁对谁做了什么,现在的我们都不应当去鼓动战争,而是要尽力避免战争。发表了没多久,我就被一帮小粉红们挂出来说我是在害怕战争,说我是在帮霓虹人说话之类的。格鲁贝尔老师的经历让我明白了这些人如此狂热于战争的原因——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战争是什么,战争之于人们是何等存在。他们满脑子都是一种小孩子过家家的思维,即你碰我一下,我就要还你一巴掌,却殊不知这完全是两种东西。你打了别人一巴掌,你可以赔礼,你可以道歉,你可以化解你与被你打了一巴掌的人之间的隔阂; 你发动了一场战争,你虽然也可以向敌国道歉,虽然可以承认历史,承认错误,你却永远不能挽回那些在战争中逝去的生命。那些生命是不分敌我的,因为凡是参与战争的国家都不可避免地要经历巨大的伤亡,甚至是平民的伤亡。

人性有时候是很可怕的,因为它难以用长远的眼光作出决定,因为它容易冲动,它容易陷入小孩子过家家的思维,它总是争强好胜。盲目地发动战争,到最后,它又能给双方带来些什么?一句道歉?一句道歉能和在战争中逝去的万千生命划上等号吗?当年的所谓 东亚共荣 就真的值得拆散无数家庭,通过洗脑的方式来达成?同样地,今天的一个小岛屿难道就值得牺牲那些年轻的生命还换取?在战争之前,你永远也不可能料到有多少家庭会因此而破碎,有多少生灵在此之中涂炭。只要双方还能够坐下来说话,战争就是一种应当被竭力避免的东西。我曾经如此担心过,现在的高科技武器如此发达,杀伤力如此之高,如果某一天爆发了比一战二战更大的世界性战争,地球会不会因此而毁灭呢?哪怕就是那些核武器的一部分被引爆,地球也会变成不毛之地……

『罗辑思维』中有说过,当无数年后,外星的生命踏上地球这片废墟时,我们给他们留下的印象是什么?是让他们大笑一番后说,这帮人死得活该?还是让他们为地球曾经的文明赞叹一番后,不禁惋惜人类所遭遇的不幸?如果是一片核废墟的话,那甚至连大笑都不会有,因为它什么也不会给我们留下。到了那个时候,你难道还想说,我们死得值,因为我们保卫了国家的名誉?省省吧,谁还管你是什么国家,谁还管你什么名誉不名誉的,那就只是一片文明的废墟而已。

任何一个组织、国家都不对任何人的生命享有所有权,任何人的生命只归其本身所有。战争的发动者们从来就没有考虑过万千百姓的生命将何去何从。对自己生命都不负责的人,也永远不可能珍视其他人的生命。珍视生命从来就不是胆小的体现,因为人类不是为战争而生,我们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完成。也许,战争的狂热分子们,只是像无能王一样,内心有太多的创伤需要通过自慰来治疗罢了。

There was never a good war, or a bad peace.

-- Benjamin Franklin

信仰与信任

另外一个无法忽略的主题,就是信仰。这个主题是从所谓 异端检测 开始的。有点类似于中世纪的欧洲, 零之使魔 中也存在 信仰异端 一说,甚至可以以压制异端邪说为借口焚毁一整个村子。还有蛮人与精灵的冲突……这一切都是因为信仰。

这部番在不断地暗示信仰自由的重要。从安丽埃塔女王到教皇,没有一个人排斥半人半精灵的存在,也没有进行过任何一次合法的异端检测。甚至可以这么说,在这些人物的心中,实际上已经萌生了信仰自由的理念,只是他们未曾说出口。

信仰的冲突,在这部番中,造成了许多不必要的危害。六千年前那几乎毁灭世界的战争,人与精灵的长期冲突与隔绝,都是由所谓信仰而带来的。一方的救世主被另一方看作是恶魔,结果当面对世界性危机时仍然需要这些所谓恶魔的帮助来化解危机,这简直是一个笑话。

所谓的信仰也正是这样一个笑话。当我们信仰的时候,我们是在把某一个信条无条件地当作真理,再由此来评判这个世界。然而,在很多情况下,我们评判世界,会带上对与自己信仰不同的人的种种偏见甚至仇恨。这种仇恨在极端情况下甚至会引起纳粹主义,引发战争,比如说某以I字开头的组织。可是我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回头想过,自己为之而战的所谓信仰到底是什么?你如何确定这所谓的信条就是无可否认的真理呢?如果,只是如果,这信条被证伪,你又如何弥补自己对那些你曾经因异端而仇视的人所造成的伤害呢?

信仰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都不能全信。

这句话是谁说的,我忘了。是谁说的不要紧,但是这句话说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不能存在绝对的信仰。或者说,你不能在对某个信条或某种宗教没有彻底的理解的情况下去把它当作绝对真理来信仰。

说到这里我又想起我的外婆。她信仰基督教。苏北的很多农村人都信基督教。我不是针对她老人家,我是说,这一批人,他们甚至连 圣经 上的字都认不全,甚至无法正常阅读圣经。阅读就算了,即使是听人解释,理解上也存在困难,更不用说有自己的理解了。他们对于基督教的理解,大部分只是停留在某些地区的无良教会所说的 花钱消灾 死后上天国 之类的奇怪观点上。对于基督教中的撒旦一类的存在却全然不知,对于耶稣以外的《圣经》人物也处于几乎不了解的状态。现在都21世纪了,而这一群人的存在让我不得不感到中世纪的情况仍然广泛存在,仿佛宗教改革未曾发生过……即使是中世纪的人,他们在信仰某一教派的时候,也不会对它的教义不了解到这种地步吧。

零之使魔 中,我想比信仰更重要的是信任,是朋友和恋人之间的信任。信任不同于信仰,它只是人之间的情感的体现,它不是把什么当作真理,而是基于过去某人的行为而判断其说谎/背叛的可能性较小,从而信任他。这看起来是感性,实际上是一种比信仰更为理性的行为。

零之使魔中,信仰和信任两者始终同时存在,形成了鲜明的比照,再加上它类似于中世纪的社会背景设置,这不能不让人感到它是对中世纪的信仰状态的讽刺。绝对的真理也许不存在,但人与人之间的真情永远是存在的。

爱与奉献

战争与人性,信仰与信任,都离不开它的最重要的主题,就是爱和奉献,是才人和露易丝之间的爱和他们互相的奉献。

在战争中,才人和露易丝都想代替对方承受苦难,最后却导致双方的悲伤,虽然最后这种悲伤还是被重逢的喜悦所取代。然而这样的战争,若是在现实中,便是恋人间的生离死别了。或许,每个人若是有恋人,都会和才人与露易丝一样,想要代替对方承受一切苦难。仿佛唯有这样的爱情,才是伟大的爱情。

然而我在看到这里时却为他们感到难受。难受的是这种所谓奉献带来的离别。真正的爱是什么?若只是奉献的话,那撑死了也只能叫做忠诚,那不是爱。『龙与虎』中有这么一句话

爱不是仰慕,恋人只能是能够对等的人。

这便是了。爱应当是一种双向的情感,不应该停留在奉献上。两个人之间的爱情应当能够使一方能够理解另一方,不只是想要保护另一方,而更应该是能够预料到自己的任何一个有关双方的行为会给对方带来的东西。只是想要为对方承受一切,只会让两人之间的互相理解破灭,若是此时生离死别,就是永远的悲剧结局。

真正深爱对方的两人应当能够共同承担一切,无论这承担的事物将会带来什么样的严重后果。这也是为什么在临近结尾时,被露易丝送回东京的才人会选择驾驶战机回到露易丝的身边。因为,在这个时候,他们两人之间已经建立了真实的羁绊,也就是真正的爱。

即使相隔再远,我也要努力陪在你的身旁。

这就是爱。

这也是为什么,越是那种互相之间没有忌讳成天打嘴仗的人之间,越容易产生爱情。

这就是爱。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Typeblog publishes a new post

More from Type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