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合”

昨天和225一起追《青春有你3》,有学员问导师们“你们觉得我适合做唱跳歌手吗?”

这个问题让我想到我刚毕业的时候。

这位学员刚大学毕业,之前一直是综艺演员,没有什么唱跳经历。问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刚刚表演了一轮唱跳,唱跳功底就是一个新人的水平。说实话,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说不适合的话,可能会打击到学员;说适合的话,可能有点违心。但是导师们非常 thoughtful 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台下有三位导师,他们故意同时说出了三种完全不同的答案:
“适合”
“不适合”
“不知道”。

学员愣住了,我也愣住了。学员预想过很多种可能性,但这种……还挺意外的。

后来导师李宇春说,她是故意和其他两位导师商量好了,要给出三种不一样的回答。这三种回答是我们在刚刚踏上一条道路的时候,会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回应。

我自己就听到过很多“不适合”。

大学的时候第一份用户研究的实习,做完人生第一次真正的用户研究,老板说“我觉得你还是不太适合用研,因为你太内向了。”

研究生毕业之后的设计实习,我第一次独立做设计,mentor 在我所有的绩效考核里都打了好评,唯独“解决问题的能力”是“正在发展中”。但是,设计师的职责就是“解决问题”,所以这一个指标相当于否定了我在这份职业上的能力。

当然也有人说我适合的。第一份全职工作,我在两个月里为公司建立了用户研究的 process。离职的时候,老板说,“You are a great researcher”。这好像是我第一次被 explicit 地告知我适合这份工作(虽然我是做为 designer 被招进去的……)。后来的工作里,我越来越上手,慢慢地大家对我的评价也越来越高。

听起来有点像励志的逆袭故事,但在我心里,这件事和逆袭一点也没有关系。就算现在已经从业六年(!),我还是常常会想起来那时候听到的话。也会觉得,为什么最开始听到这么多“不适合”,我还是继续走下去了呢?

我其实一直没有想明白,甚至在想是不是我的人生就是 autopilot,大概是因为没有其他选择,所以只能往前了吧……

但是后来李宇春说的话提醒了我。她说,(在职业道路上),你一定会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但真正重要的只有一个,就是你自己心里的声音。

这句话让我想起来,我当时确实是在研究和设计中纠结,甚至想过要不要去读一个 HCI 的 phd 逃避工作,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彻底离开互联网。互联网就是我从小 live and breathe 的东西,我小学的梦想就是“我要做金山毒霸的工程师”,因为当时金山毒霸是我最喜欢的产品……

我还记得大学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到带触摸屏的 iPod,可以下载各种各样的 app,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我下载了所有我能下到的 app,一个一个试用。就算是现在,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已经厌倦工作了,我还是会打开 app store 尝试排行版上的新 app,在发现好玩的 app 的时候和 225 开心地念叨。第一次实习考核之后,我很伤心,但意识到问题主要是视觉能力之后,就买了好几本 typography 的书,恶补基础知识,每次学到一个像 small caps 这样的小知识,都很开心。支撑着我一直做下去的,其实就是这种开心。

哪怕是现在,工作里还是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事情,各种各样的不同意见、流程有时候让我新生倦意。但只要打开 Figma,我就觉得自己在实现小时候的梦想,在自己喜欢的产品上做改进。想到新鲜的产品 idea,我也会很兴奋,觉得自己发现了没有人发现的宝藏,忍不住想要画出来(虽然 225 经常吐槽我画完草稿就觉得自己 launch 了)。这些小小的、经常被我忽略的开心的心情,让我知道,就算没有外界的肯定,做设计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足够 rewarding 了。

很多时候,我会聚焦在外界传来的负面的声音。我想要更多抓住自己内心的小小的、细微的开心,听见它,让它成为我的支撑。


You'll only receive email when they publish something new.

More from withhoka